与参商

鹨日:

一个雨天,他们窝在一起看书的时候赵云澜睡着了。

祈荷:

梗超粗暴的,就是赵云澜在的地方就是春暖花开啦~

微博缩图缩爆了,lof上是放了原图了。试了新画法,所以很多地方还有bug,但是我很努力画了orz

宇宙深坑: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之前在郭德纲老师(。)那看到这段情话,就觉得很适合皮皮文里的人……最适合的还是沈巍,因为活得和爱得足够久担得起沧海桑田了(……

晚安

lost7:

大海是所有人的树洞

它藏着许多的秘密

偶尔也会告诉星星

只是没人会知道

晚安:)

生活乱七八糟 想法千奇百怪

月光在日晖落下之后

我相信 希望没有打扰到大大 真的很喜欢这篇文呢

小明*:

送给之前受伤害的小可爱 可以当真人秀番外看




自认为很甜很甜的一篇胡扯 rps




拉郎不要认真 仍旧没有标点 断句混乱 




胡言乱语的流水账 谢谢大家观看




0




你相不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 




某个急急忙忙出门的早晨 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手机 下班时显眼的摆在玄厅的立柜上




你觉得你年纪轻轻 却得了健忘症 




某个无聊的下午 坐在咖啡厅望着行人匆匆的街道发呆 总是觉得刚刚在窗外走过的人莫名眼熟 想了很久 都不知道像谁 




后来照了照镜子 觉得自己年纪轻轻 却开始眼花缭乱




无数个累成一滩泥 昏昏沉沉熟睡的夜晚 你梦里面有充满真实感的生活 




有你认识的人 也有不认识的 




有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也有还没有发生的




每次醒来 你总觉得你年纪轻轻 却每每失眠盗梦 




仿佛身体被掏空




你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么 




你不相信 你觉得你年纪轻轻 




似乎得了妄想性精神障碍








1






年初的时候李易峰进组青云志 天寒地冻 横店地处南方 湿冷得比东北有过之而不及




南方没有统一供暖 只有围着脚边摆了一圈的小太阳电热能 红彤彤的扬着脑袋 




剧组每天都在赶拍进度 一下雪 进度一停




整个剧组都在唉声叹气




不得不停工半天 临近中午的时候 冒着一张嘴就能灌一嘴的北风夹雪




宣布了收工




说来也是神奇




李易峰头两年拍古剑奇谭 赶上了日头最毒的酷夏 顶着烈火一般的暑热 熬着拍了几个月




这一年




又赶上了严寒 隆冬像是隔绝了横店和外界 风雪飘摇把他带到了时光模糊的空间




雪越下越大 正午2点来钟 天黑的像是晚上9点 




云也黑压压的 闷着暴雨来临的滚雷 轰隆隆的从远处飘过来




天黑的渗人 




李易峰收工了无事可做 窝在酒店里看电影 




翻来覆去的 每部都只能看个开头 便百无聊赖的结局 匆匆去点下一部




他想起先头他总是推荐的一部电影 每每提及 总觉得自己颇有品位 




电影一开始 也是电闪雷鸣 天气恶劣




又点开几个 实在是耐心耗尽 他扭着脖子看窗外很沉沉的天气




莫名其妙的想去出去逛逛




他是言出必行 想的就去做到性子 念头一冒 便再也压不住 




他想 这黑夜一样的白天 一个人冒雪穿行在横店无人的犄角旮旯 




很酷






2






李易峰把自己围成一个大圆球 只露出圆圆的两只眼睛和一个冻得红彤彤的翘鼻头 




他踩着雪一个劲儿往没人的地方走 走着走着 就找不到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个影视棚搭建的仿古街景 这个棚是个外景 




街道上空无一人 连只野猫野狗都没有 




他是有点怕鬼的 开头是一时兴起 现下却有些后悔 愣头愣脑的站了一会儿 




后知后觉的毛骨悚然起来




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但由于围巾系得太严实




舔到了一嘴的羊绒织物纤维 气得他一个劲儿的窝在围巾里呸呸呸




呸了半天 吃进去更多




最后只好毫无办法的撅着嘴跺了脚 权当解气了




他像个大笨鹅一般缓慢原地转了几圈 没有敢默然胡乱走动 雪越下越大 雪里夹着冰和雨 




被风急急忙忙的吹到他的脸上 睫毛上




李易峰有点着急了 手机拔了半天 一点信号也没有








3




后来回想 李易峰觉得那个老头是凭空冒出来的




他由于迷路 一直着急的原地转圈 只是一个背身的功夫 




再转过来 身后街道口就出现了个老头 帽子下灰白的头发 被吹的一团乱 两只耳朵冻得通红 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




李易峰觉得是鬼 电影里来演 这种老头鬼 都是忘记自己死了很久的孤魂 




这都是套路 




他肯定会来问路 自己要是答了 就着了他的套路




果不其然 那老头走得近了 张嘴哈出一团白气 笑呵呵的问 小伙子 跟你打听下路




李易峰紧紧闭着眼 心想果然吧 果然吧 让我猜到了开头吧 




落得雪和雨珠随着他的心绪一个劲儿的在睫毛上抖动 




像是颤巍巍振翅的蜻蜓翅膀 透明薄脆




老头沉默一刻 犹犹豫豫的拍了他肩膀一下 




李易峰就跟着一抖 抖落了身上落着的雪




他不敢睁眼 开始念经 什么阿弥陀佛 阿门 妈咪妈咪哄 急急如律令 一个劲儿的来回念叨着




声音不大 也够老头听到了 




挺纳闷的问 小伙子 你怎么了啊 撞邪了?




你以为我是鬼啊?




4




直到老头热乎乎的手碰了李易峰露在外面的鼻头一下




他才敢犹犹豫豫的睁开眼睛 




老头带着个呢子的贝雷帽 大雪天穿着个薄呢子大衣 皮鞋锃亮 高鼻梁浓眉毛 看得到年轻时英俊的影子




看他睁眼 就跟着一乐 笑起来有点傻气




和气得很




他体面的带着条羊绒格子围巾 整齐的裹在大衣衣领内 




不像李易峰 大围巾围了好几圈 




老头不追星 没认出面前的是个大明星 继续刚才的问话 小伙子 打听个路你熟么?




李易峰摇摇头 闷声闷气的 我也迷路了 这手机信号太差 也正想辙找路呢




老头一听就叹气 抬头看看黑压压的天 摇摇头 这天气 早知道不出门了




李易峰点点头 




老头左右看了看 瞧见路边有个棚子 正好可以躲雪 就建议到 既然都找不到路了 咱就到那躲躲雪吧




李易峰又点点头




5




李易峰拿手套在凳子上扫了扫 




坐在老头旁边 棚子是三面的 挡风遮雪 顿时暖和了一些




老头把帽子一摘 帽子灰白的头发背在脑后 像是个老领导 




李易峰琢磨 这老头到底是干嘛来的 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是不是什么老戏骨之类的 在横店拍戏的




跟有心电感应似的 没等问 老头聊闲天般自己交代




我就下楼溜个弯儿 大雪天黑 走着走着 走到这犄角旮旯来了 




他左右打量了下道上的景物 疑惑似的说 这古老的建筑 我这迷迷糊糊的走哪来了




李易峰听他这话说的怪 扭头看他 看了一会儿 才说 这是横店啊 您是不是年纪大了 记性不好 日子过乱了? 你这家得在哪啊 出门遛弯溜到横店这犄角旮旯来了




老头一愣 一脸难以置信 横店? 他犹豫了一下 才接着说 我在北京啊 我怎么跑横店来了




李易峰皱眉头 心说妖天多奇事 这老头要么糊涂了 要么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他不动声色的又去拿手碰了下老头的手 热乎乎的 有血有肉的感觉




也实在不应该是鬼吧




6




老头好像被自己突然身处横店吓得不轻 絮絮叨叨的说 我真的在北京啊 我家在北京啊 




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和老伴儿吵起来的 赌气冒着大雪天出门躲清静 怎么走着走着 走横店来了啊




李易峰觉得这大爷应该是有些老年痴呆 记忆混乱了 看着这精神矍铄的模样 7、80岁了 身材板正 一脸英气 心里就有些难过 觉得人年纪大了 便有些力不从心的可怜




这可怜别人的情绪几乎是一瞬间蔓延开




 李易峰叹出口气 安慰道 您别急 等雪停了 天晴了 咱一起出去找找路




老头点点头 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可也毫无办法 只好呆头呆脑的坐着看着棚子外面下个不停的雪




这下便两厢无话 沉默起来 




干巴巴坐了一会儿 老头又说 我这一走 走到横店来了 我老伴在家 可是得急坏了啊




他似乎也不需要李易峰搭腔 自顾自的说道 我老伴这个人 性子不好 脾气急 还爱唠叨 可是人是很好的人 一辈子都对我很好




李易峰心里酸酸的 说您和老伴结婚得40多年了吧?




老头扬着头想了想 点头肯定 51年了 在一起51年了 我24岁那年认识的他 追了将一年 到现在也有51年了




李易峰寒暄到 您看着可不像76的啊




老头听得高兴 笑眯眯的谦虚 老啦 年纪大了 我老伴比我还年轻 当演员嘛 保养得好






7




李易峰呦了一声 您还娶了个演员啊 想必您老伴儿是个大美人




老头一点头 扭头瞧李易峰 瞧了一会儿 迟疑了片刻才说道 美是美的 跟你一样 是个大眼睛 你要是说娶也行 他是不肯承认的




他像是陷入了悠远的回忆里 细细回想着以前的点滴 慢慢悠悠的又说




虽说是在一起50年 真正一起天天生活也就40年 头10年里总不肯一起 长年分隔两地 




总有这样那样的比对方重要的事情摆在前头 好像存了心得见不到面




年轻时我老伴脾气比现在更急 我追的他 他可能总觉得我欠着他 总得一头热的对着他好 哄着他 




他说着一笑 似乎有点无奈 摇摇头又说 




反正我觉得我对他比他对我好 他总不耐烦 嫌我肉麻腻歪 也总吵架 大大小小的吵了好多年 




吵完也不乐意跟我和好 脾气大的不得了




有一年也闹了分手 分手了大半年 最后还是我没出息 回头去求他哄他 




后来年纪再大一些了 懂事些了 就觉得 我们像是两杯倒在一起的水 怎么都分不开 吵的再凶 闹多久的分手 也不过是水里划了道儿 道儿多深 多用力 也是切不开那交融在一起的水的




李易峰听得心里热乎乎的 觉得羡慕 他自己的爱情观受父母影响 单纯的有些傻气 




老头看了看外头下的急的雪 又说 那年也是下大雪 我们分隔两地拍戏 好几个月没见啦 我想他想的不行 偷偷跑去他剧组看他




他一开始不高兴 觉得我大雪天回奔波太辛苦 




老头说着一乐 扭头看李易峰 笑眯眯的调侃自己 不是和你吹牛 我这个人 年轻时总想着搞浪漫 我家在北方 大雪常年见 他是个南方人 即使哪怕后来见惯了雪 每次也都跟小孩儿似的稀罕




我就想着晚上夜深人静 没人看到我们了 去看夜里江边的雪景 




8




那时的雪是白的 亮的 总是和黑夜形成对比 




那天夜里的雪 像是被描在了树梢、地面和一望无尽的幽幽深深反射着月光的江面 




他记得他笑起来的嘴角和眼睛 




起初有点不高兴 但是总是很轻易的被笑容取代




因为有感情在 笑容就无处不在




他年轻时有些懦弱 患得患失 他们中间分开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想着挨过去就好了 挨过去分开了 对他是好事 对自己也是好事 




他总想着 和自己在一块 不是对方最好的选择




可是挨了好久 太难受了 太痛了 




每天每夜 喘不过气的难受 




挨不过去了




也就和好了 




他想李易峰脾气急 可是对他心总是软的






9




老头陷入好久的沉默 愣愣望着面前的飘雪




李易峰等了好久 问道 你们去看江边的雪景 后来呢?




老头回过神来 一愣 装模作样的说道 忘记啦 我这老糊涂 一会儿的事情就忘记了




这话听得李易峰一阵儿无奈 不知道该接些什么话 




他们又沉默了会儿 雪就开始下小了 黑压压的天色也渐渐放了晴 阳光像是要努力拨开厚重的云层 穿过来照在地面上 




似乎在跃跃欲试的驱散寒冷 带来温暖




李易峰觉得气闷 将围巾解开 露出了鼻子和嘴 呼出一团热气 又摘了帽子 刘海儿乱糟糟的搭在额头前 




他长得好看 当红明星 广告代言无数 




似乎并不意外老头直落落盯过来的视线




他抬头看了看天气 商量到 大爷 天快晴了 咱们一会儿就出去找路吧




老头还是盯着他看 半晌慢悠悠的说 果然活的久了 什么事情都会遇到




李易峰纳闷 扭过头和他对视 




老头的目光难以形容 似乎看着他 又似乎穿过他 




在与那遥远的 站在时光那头的爱人对视




他带着一种遗憾又快乐的语气说道




我老啦 可你还是这么年轻 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能碰到年轻时的我




他说着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钱包 在钱包里抽出了一张照片 背面朝上递给了李易峰




他说 40多年 我都忘记你年轻时的样子啦








10




阳光终于穿透云层 暖烘烘的烤在地面上 地上还是铺满了未融的雪 




雪还是白的 亮的 和白日的光 形成了反射




照的李易峰周身亮晃晃的




他自己一个人呆头呆脑的坐在凳子上 




手里捏着张照片 




他使劲儿揉着眼睛 




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 白日发梦 




也许得了妄想型精神障碍






11




头发灰白的老林头 坐在楼下小区的长椅上 




落了一身的雪 




手里捏着钱包呆头呆脑的发着呆




几步远站着个帅老头




看见老林头坐在椅子上发呆 似乎松了口气




翻了个白眼 骂了句 




冻死你个撅老头






12




李易峰一觉醒过来的时候 剧组通知开工了




青云志的进度很赶




制片人拿着大喇叭喊 每分每秒都是金钱




李易峰换着戏服 拿着剧本背台词 




同剧女主演同他闲聊 




说是下部戏 还是在横店 还是古偶




男主角也是个小生




没你红 




李易峰将目光从剧本上移开




开玩笑道 没我红的可太多了 你说谁?




女演员跟着笑 似乎能接收到他另类的笑点和幽默




正聊着 副导演来催 说是开拍了




李易峰合上剧本 




那张两个年轻男人的搂在一起在江边雪地里的合照也缓缓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你相不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




你不知道




你只知道未来充满未知 




你的幸福 就在这充满未知的未来里等你 




等待也许漫长 




但它一定在








真人秀 番外2

哈哈哈哈心疼网友A一秒 狗尾巴草甜甜甜

小明*:

胡说!

2

年中刚入暑的时候 李易峰接了个新电影 角色性格有点抑郁 他整个人为更入戏 更有感觉 也不知不觉有些阴沉忧郁

眉头总是皱着

林更新也在拍戏 好久见不到面 挺想

又担心他沉浸在剧本和角色里 心情不好 就每天早中晚按饭点儿给他发语音 努刷自己的存在感

譬如 哈喽啊 早饭已OK了 醒来咪西吧
哈喽啊 午饭已OK了 出来咪西吧
哈喽啊 晚饭已OK了 麻溜咪西吧

每一天都能得到李易峰简洁有力的回复

哼 。

呸!

滚?

林更新很挫败 跟好助理硬撑 我这样的贴心小棉袄 温情小暖炉 去哪里找?哪里寻?他这是拐着弯的跟我撒娇呢 晚上在酒店 肯定感动在被窝里打滚儿咬被子角儿 高兴的喵呜喵呜的

硬撑完 就絮絮叨叨给李易峰发微信你每天都说三个字 敢不敢说六个!凑个六六大顺

能不能温柔点儿!

敢不敢撒个娇 !

来个爱的埋冤成不成?

李易峰这时候也很随和 回复改成了

哼哼。。

呸呸!!

滚滚??

算上标点符号 一共十二个字

他发完了还强调一下12个字了 你还要咋滴!要上天啊!

林更新窝窝囊囊的连发五条 是是是是是 我祖宗你怎么那么好 我的要求都满足 不仅满足还超额大赠送 买六赠六 连爱的埋冤都这么温柔

这个撒娇我给满分!

李易峰翻了个白眼 有点儿不想理他 便继续研究剧本去了

他长时间不回 林更新又心里没着没落 不停发语音撩闲

哎 我看你最近瘦好多 下次见面我是不是可以抱着你做托马斯全旋啊?

哎你别老皱着眉头 撅着嘴 有啥不高兴的 有不高兴的你跟我说

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啊哈哈哈哈哈

上一条开玩笑的 我错了 再也不敢了

别老看剧本了 全是连环杀人的 你又怕鬼

晚上做噩梦给我发微信啊 不用怕影响我休息 我对你on call 36

那电视剧你看过没 港剧来的

唉 最近拍戏收工后 你也不理我 我只能和网友们打游戏 你说你怎么对打游戏完全没兴趣 你要爱玩 我就能带你装逼带你飞了 到时爸爸爱你

上条撤不回来了 爸爸那句我错了

下次不敢了

我看你还发微博给大家热外卖了 你们那外卖这么慢啊 送来都凉了 还得用你热 下次我从剧组这做好了给你送去 保证不用热

我棒不棒 打着飞的千里送炮 啊呸 送饭 别生气啊 我错了

你别总和廖凡老师嘻嘻哈哈的 入戏忧郁都搁我发挥了 跟廖凡老师我看你挺阳光的 真是三天不打 上房揭瓦

上一条也撤不回来了 我错了 下回不敢了

我看见 你带我送的镯子了 女款在我这 下回见我们玩个好玩儿的 嘿嘿嘿

嘿嘿嘿

收工早些睡 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 每天都发那三个字给我 结果从来就没发过 嘴比 嘿嘿嘿 还硬 嘿嘿嘿

我怎么嘿嘿嘿这么猥琐 我是说你腰软 你别误会 你那跟门板一样板直的腰板儿 很软!

我好像神经病啊 发了20多条 你都不理我 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要离婚!

离婚是开玩笑的 祖宗请您不要当真

全世界 nobody's perfect

ecept you

晚安

李易峰等到半夜收工 剧本讨论会开完

从助理手里接过手机

看着助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不用看也知道 微信里将近30条未读信息

助理欲言又止的劝 峰哥 要不您还是别给他停药了 手机放我屁股兜里 跟个按摩棒一样 震的半扇都麻了

李易峰面无表情 撅着个嘴一条条看微信 不咸不淡地回敬助理 明天放另一个屁股兜里 正好你屁股下垂 给你提臀了 不收你器械费就不错了 不用特意感谢林更新了

助理看他皱着个眉头 不知道还以为看了什么不高兴的内容 又看了看粉白粉白的耳根和小耳垂

辣眼的扭过了头 心里痛骂 呸 林更新肯定又肉麻兮兮了 把我这么酷的峰哥都弄粉了

好生气 可还是得保持微笑!

李易峰还是撅着嘴 对啥都嫌似的撇撇嘴 没事人一样将手机揣回口袋

千里之外 独身睡酒店睡的四仰八叉的壮年男子林某某

一个激灵 被攥在手里的手机惊醒

他由于突然惊醒 眼皮深沉翻成了四个褶儿 愣头愣脑的对着手机念

except 都拼错了

送你三个字 大傻子

最后一条和前两条隔了5分钟

有点儿想你 不是太想 就有一点想

林更新嘿嘿嘿乐了一会儿

截屏最后那句发给网友A 炫耀

看见没?就是这么粘我 气死你个单身狗 我还得买套房 专门用来存放我们的恋爱时冒出的粉红泡泡 300平米豪宅都装不下 气死你

说完就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 呲着口白牙睡着了

这次 不管网友A发了几条骂他的微信

都没有把他从梦里叫醒

杭州和大连

一夜好梦




真人秀 番外

太喜欢这篇文了!

小明*:

生活小记







李易峰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段子 说一公司群里有位新来的姑娘 给自己取名libra 天秤座 




群里有大姐没头没脑的问 这个李奶罩是谁啊 




看到的时候 李易峰正在被林更新伺候着喝牛奶 瞬间没忍住一口喷出去3米远 呛的牛奶流了一下巴 又顺着下巴往脖子上流




人本来就奶白奶白的 这下好了 还有奶味了 




林更新看他笑得不能自已 就一边恋恋不舍的给他下巴脖子擦牛奶 一边好奇 笑什么啊?




李易峰就给他说了一下 笑得断断续续的 林更新没觉得有多好笑 但是看到他笑得这么大的眼睛都给笑没了 就也傻了吧唧的跟着乐起来 




李易峰笑够了 就说 唉 你助理小赵是不是也是天秤座啊 看林更新点头 又说 我新来的那个宣传小孟也是天秤座 




说着又憋不出噗噗噗笑 笑得脸都红了 看林更新又没有gai到笑点 就解释 那是不是我们当中出了两个奶罩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更新呵呵笑了两声 不给面子的说 不好笑啊




李易峰笑得脸发红 说怎么不好笑!哈哈哈哈哈 你说咱们有时微信吵架斗图 他们是不是微信吵架斗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更新超级不给面子 首先 他们得互加微信




李易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起来没完 推开林更新一直摸自己脖子的手 捂着肚子躲一边笑去了 




林更新看他笑成那个傻样儿 就挺不屑的瘪嘴 舔了手上的牛奶 




嗯 牛奶是李易峰味儿的









林更新过生日 在情人节前一天 




自从和李易峰谈了恋爱 他都不跟网友A 一起玩了 各种请假往李易峰身边赶




这次想着借生日福利 提个小要求 结果还没请假 李易峰回家了




大包小包的 风尘扑扑 笑嘻嘻的问惊不惊喜 我好不好




林更新当然说好 好字话音儿没落 




门铃就响了 




联邦快递 




李易峰好奇 好大一个箱子 阴阳怪气的问 哎呦 谁啊 送你这么大礼




又情人节又生日的




林更新也不知道 就拆箱子 




这一打开 真的是不知该是哭是笑




里面真人比例仿真充气玩玩 脸和李易峰9成像 大长头发 齐刘海儿 穿着个白裙子 




那变态劲儿 就不细提了




李易峰气得脸都绿 指着那娃娃说不话来 好半天憋出一句




放着我这么一大活人你不用 你他妈卖个娃娃玩儿 你有病吧!




说完扭头拉着大包小包的就摔门走了




林更新无语的拿着箱子底的小卡片 网友A龙飞凤舞的大字 




哥儿们够不够意思 




盯着那张9成像李易峰的脸 想扔 又实在不舍得扔











李易峰看着家里摆着的那个充气娃娃就觉得怒火攻心 




先头林更新还顾忌他生气 这两年胆子渐长 




摆着床上碍他的眼 还时不时的弄几身新衣服 换上 还让给换发型 编辫子扎马尾的




他就寻思着找个理由给扔了 




正好他最近有一周的假期 




收拾收拾就做保姆车去林更新的片场等




林更新收了工 上了保姆车




看见车里坐了个带着墨镜的大长腿美女 及腰长发 白裙子 空气刘海




嘴唇粉嘟嘟的 




化成灰儿他也认得出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框了 急得短暂失去了语言能力




李易峰还以为他是高兴的 刚想谈条件让他扔了那个破娃娃




结果还没开口 就让林更新拿着大风衣从头到脚罩到尾




包的严严实实的 




黑着脸指了指李易峰 




又对当司机的好助理发脾气 你看见没 你看见没 你死定了 




李易峰翻白眼 我镜头前拌了八百回了 全国人民你威胁的过来?




给林更新给气得







李易峰和林更新庆祝纪念日




烛光晚餐 气氛正浓 




林更新酒喝的有点上头 美不兹兹的就要这样那样 




那样这样




李易峰也挺高兴 挺配合的躺平了 伸直了 敞开了




结果忽然闹钟就想了 




李易峰一机灵 噌的做起来 球赛开始了




林更新无语 就说 这他妈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啊




李易峰心想也是 不情不愿的又躺平了 




电视设置了定时 自己就在客厅打开了 电视里解说不绝于耳 




林更新还那磨磨蹭蹭捣鼓 一直不进入正题 捣鼓的李易峰起急冒火




正不耐烦呢 外面电视突然就欢呼了 李易峰急了 急得撒娇 哎哎哎 进了进了 肯定是进了 




你让我出去看一眼 让我出去看一眼




林更新烦的 说我也进了我也进了 你看我一眼 




李易峰比他更烦 心说我不发威你当我HELLO KITTY




一个大力 就把林更新从自己身上掀下去了 




他力气不是闹着玩儿 林更新被掀地上去了 




他也不丝毫不关心 下了床围着棉被就跑出去了




坐在沙发全神贯注看球赛




60多分钟过后 球赛结束




李易峰一回头 看见林更新脑门盯着个大枣 




一脸生无可恋









林更新陪李易峰去综艺节目 




综艺节目要求嘉宾穿玩偶装 李易峰分到的是兔子装 圆圆的肚子 两只大耳朵 




嘴里露出李易峰圆圆的脸 




林更新被击中




拍了张照片发给网友A 炫耀




网友A回他 呸




林更新趁着休息和李易峰发微信腻歪




峰峰小宝贝儿 峰峰小宝贝儿




峰峰是个小宝贝儿




李易峰回 滚 你才是猪呢




林更新挺随和 立马换歌




小峰峰乖乖 把门开开 我要进来




李易峰回 不开不开我不开 傻子进不来




林更新笑得贼变态




又发 我站门口了 你让我进来




李易峰回 我开门了 你进来吧 




我进门时摔倒了




那我亲亲你 你起来没




林更新甜蜜的 




发语音回我都跳起来了




憋了半天没忍住 有截了图发给网友A 秀恩爱




一向热衷秒回的网友A 隔了三个小时回复




呸呸









在一起的第六个年头 




李易峰拿了奖 




林更新骗他剧组不让请假 去不了他庆功宴了




李易峰挺失落 庆功宴上喝得有点多




晃晃悠悠出来 




上了车就被林更新抱了满怀 




林更新捏着他通红的小耳垂




傻呵呵乐 惊喜不?




李易峰喝的晕晕的 愣愣的瞪着眼睛点头




习惯成自然的将手伸进林更新卫衣里 冰凉的手一贴上皮肤




林更新冻得一哆嗦 傻乐




将李易峰揽的更紧 下巴垫着他脑袋上 问 脚冷不冷啊?




李易峰眨着发酸的眼睛 埋在他怀里摇头




摇了一会儿 




轻轻骂了句 傻子








真人秀到这里就全部完结啦


很开心因此认识了一些可爱的同好小伙伴 




每天都很开心的萌着




谢谢你们的喜欢 感恩笔芯







真人秀16

真好

小明*:



rps 都是瞎编 都是脑洞 都是胡说






16






林更新威胁别人时凶狠霸道的 可以这一关上门 就立马不是他了




吵归吵 该听的话其实一句也没少听到




他对着被自己拍上的大门 背对李易峰有点尴尬的解释 你听我说 咱们互相误会了 我没听我经纪人说 还有我也没收到你微信 我这一个月生病住院了 可能他们谁给误删了吧 我病得很严重




他努力克制自己转身的冲动 试图营造出一种特别凄凉悲惨的背影 留给李易峰细细评味 




可话都说完半天了 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林更新等得心焦 说好的关心呢?嘘寒问暖呢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电视剧里难道都是骗人的?




偷偷从肩膀一侧用余光往后瞄 瞄了半天还是没感觉有动静 最后索性不装了 猛地扭头就去看李易峰怎么这么冷漠




结果身后哪里还有人




空荡荡的套间客厅 留他一个人抛了一堆媚眼给瞎子看




林更新囧的不行 就往套间主卧里找 边找边喊 李易峰 你跑哪去了




李易峰正坐在主卧里开着电视削苹果了 还翘着二郎腿 拿着个削皮器 拉着花的削




林更新憋了大窝脖儿 也不敢发脾气 受气包似的问 你咋回事儿啊 我这说正经的 你听见没有啊




李易峰削完了皮开始切小块儿 切得整整齐齐 边切边说 我听见了 生病了还不多在国内歇歇 瞎跑什么?




林更新委屈 我哪怕好受一点 也是不舍得不在你身边的




这话说的有装可怜的嫌疑 一般人听到也许觉得肉麻腻歪虚情假意 




然而李易峰听着受用了 停下切苹果的手 皱着眉盯了一会儿林更新 缓缓叹出一口气 




难得温柔的问 那我再问一次 你大病刚好 为什么不在国内休息养病 要跑来挪威




林更新一脑袋汗 憋的脸通红 只是说 我来见你 陪你 让你开心 




李易峰摇头 可现在这样我不开心了 我不懂你想怎么样 你不说我不懂




林更新话到嘴边了 硬生生被自己咽下去 




这一次的沉默更加长 时间像是沙漏里漏出的沙子 绵绵细长的流过




李易峰没等到想听到的 听到林更新又一次老生常谈 他固执得令人费解 你懂 你知道我怎么对你 你别逼我 只要你要 我什么都给 但是别逼我要求 我怕




他有些失望 温柔的目光就渐渐有了距离 半晌回到 你怕什么?




林更新不言语 




他又有些迟疑的追问 是不是因为你的那个申请书我没看 也没让你念出来 所以你跟我赌气?




林更新一愣 片刻后又摇头 看着李易峰站起身打开箱子 掏出来一个小笔记本 从里面抽出了一个信封 正是自己之前犯二递交的加微信申请书 




他两根手指夹着申请书 递到林更新面前 你现在念 




林更新没接 摇头说 你看过了对不对?




李易峰就一直伸着胳膊 执拗的说你念 念第二页最后一段 




对方眼神固执 动作固执 语气固执 就像刚刚才说的 李易峰要求的 他可能以后做不到拒绝




他低着头 那么人高马大的一大团 有些不情愿的念出声




过年时我看了活色生香 你穿了民国女装 扎着两个辫子 微博上好多人说难看恶搞 我觉得很可爱 泼辣俏气 你演的很好 女孩子就得这样 觉得自己什么都对 让人哄着捧着 生气了有人打可以解气 我就想 




念到这 他有点尴尬 写出来一回事儿 说出来怎么都不好意思 纯情的跟什么似得 就试图商量 峰哥 要不别念了吧 




李易峰不言语 眼神仍旧固执 




林更新没办法 只得继续念下去 我就想 我要是在民国 我就追到你这样的大小姐 然后天天惹你生气 再哄你开心 让你为了我哭 又因为我哄而笑 




他耙了耙身上的鸡皮疙瘩 看李易峰也是一脸的胃部不适 就停住了 李易峰咳嗽了一声 红了一只耳朵 说那你念第三页第三段 




林更新快哭了 嘟嘟囔囔的念 刚念一句 就被打断 李易峰说听不清 念清楚 




他只好清清楚楚的念 我上网搜了搜你的绯闻 说是你专一痴情得不行 但是不知道怎么搞得总是被甩 有猜你比较大男子主义的 有猜你不会哄女孩子开心的 全靠着一张脸得芳心 更有夸张的 猜你 猜你 你 你那个不行的 我觉得应该都不是真的 你肯定特别好 她们不懂你的好 所以留不下 我原来不懂你的好 我也是纯被脸吸引来的 我就是这么肤浅 你有这张脸 就能让我喜欢一辈子 你别怕 别担心什么老了 你就算老了 也是一张可爱美丽的老脸




林更新实在是念不下去了 想死的心都有了 心说我他妈这都写了个啥 废话了5大张纸 写了个啥!!




李易峰显然也不想听 直接让他念最后一页 最后一段




他硬着头皮接着念 我总结了一个小本 上面都是攻略心得 大部分是网友智慧的结晶 不认识你之前我看了你们的好多访谈 录影 连那谁的也看了 他们说你喜欢听话的 傻的 喜欢哈着你的 哄着你的 我就想我是啊 我傻的不行了 听话的不行了 哈你哈的不行了 我也不要求太多 我当时就想 能做个朋友也行啊 我天天看着你 心里也开心 网友A他们总说朋友是一辈子的 爱人是一被子的 这个一辈子是一生 那个一被子是一周 我想了很久 我不想和你一被子一周 想和你一辈子一生 可是 可是




李易峰突然出声打断了 就说其实他都看过了 这酸的腻歪的小学生情书 看得他跟光着站在大马路上一样冷得起鸡皮疙瘩 不用念后面的了 你走吧 




林更新一直不想念的心情顿时落寞了 又想念了 他捏着信纸盯着最后一行字沉默了好久 




可是李易峰 我好喜欢你 不止一点 很多很多点 你能不能也好喜欢我 我们一被子一生?




最后这行字含在嘴里好久 仍然没有吐出口 他还是把纸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一个人出了屋




爱情不是冲关大冒险 先冲入场的人得先机 也不是卖场大优惠 抢在头排的有实惠 




爱情是步履薄冰 蓄谋已久的相遇 先踏步的人先懦弱 先患得患失




林更新辗转反侧了一晚上 好助理看他实在是低落 也不连损带贬了 




叹着气恨铁不成钢 你就倔吧 你怎么这么悲观 为什么还没开始要去先想后悔的事情?




林更新不理他 窝在被子里睁着眼玩儿失眠




失眠玩到凌晨3点半 




房间门被敲响了 他一点儿都不困的下床开门 李易峰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 冲他说 出去走走吧




林更新熬鹰似的 连思考能力都没有的跟着走 




卑尔根有个著名的景点,弗洛伊恩山 在整个卑尔根的东部 很多人徒步登山 半山腰有歇脚的地方 




登山累了就可以驻足 欣赏清晨照亮整个卑尔根和北欧洲的第一缕阳光 




李易峰一路上都不说话 林更新就默默跟着 心里七上八下 存着的话一直犹豫要不要说 




一个劲儿给自己鼓劲




他们伴着星星和灯光爬了2分之一 天擦亮 




李易峰停在了路边的围栏前 双手撑在围栏上 开了口 林更新 




林更新立正答道




李易峰没笑 严肃的回头看他 看了五分钟 清清楚楚吐出一句 




我们谈恋爱吧 我也好喜欢你 




说到这里又停住了 目光转回脚下的在云雾缭绕中的群山绿树 半天才接下去说道 




但是没有经营的感情 不论是什么感情 都保证不了永远 




他没看林更新 




林更新不言语 低着头 李易峰听不到他动静 回头看他 又看了半晌 问 满意没?




林更新闷闷点头 李易峰就笑 眼睛比夜里的星光还要明亮 开玩笑道 那我以后不喜欢你了 嫌你丑了 甩了你 你不要怪我




林更新没有笑 很郑重的说 只要是你希望的 




看着他这个苦大仇深郑重其事的模样 李易峰笑出声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高兴 别勉强啊 你要是不乐意 那就算了 当我没说过




这林更新哪还干啊 急得差点咬舌头  连着说的极快  愿意愿意愿意啊 跟汪汪汪汪了几声似的




李易峰听了挺满意 笑眯眯往台阶上一站 就跟林更新一样高了 温温柔柔的垫着脚往他面前凑 




林更新都傻了 心说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他这种走日式纯爱片画风的boy吼不住一上来就亲亲啊




眼看着越凑越近 林更新就发现他垫着脚特别高 对不上嘴 也迈上台阶拿嘴去凑 




结果他这一升高 李易峰就不够高了 原本想来个帅气的额头杀 瞬间变成了鼻头杀




柔软的嘴唇轻轻亲到了林更新的鼻尖




林更新捂着心口顶着发烫的鼻尖 




在清晨第一缕照亮卑尔根的阳光中 看着李易峰慢慢变红的另一只耳朵 傻傻的笑出了声